七夜涟

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
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
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
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。

脱坑了!发个当年入坑写的处女作。

寂静的庭院正渐渐的喧嚣, 远处的天光也慢慢亮了起来。  
  
  今天是婶婶拜访新来邻婶的约定日,同时也是近侍一期上任的第一天。 

  “主殿,您该起床了,您今天说要早起去拜访隔壁本丸新来的审神者哦,你也不希望失约吧!”
 
  “唔,再五分钟啦!” 
 
  “唉~主殿啊,这已经是第五个五分钟了,好了,快起床吧,不然萤丸要生气了哦。”一期叹气道。

  婶婶突然掀起被子坐了起来。
 
  “Ծ‸Ծ不要这样嘛,一期尼你要不要这么敬业啊,人家熬夜那么晚,就让人家多睡会嘛( •̥́ ˍ •̀ू )” 
 
   说着还打了个哈欠仿佛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有些迷迷糊糊的。

  “但是,昨天可是主殿下的命令,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喊你起来。”一期有点无奈的说道“
  
  而且,一期抬眼看看了一下婶婶说道:其实并没有人逼着主殿熬夜哦,狐之助送来的文件也让……”
  
  “好啦Ծ‸Ծ”
  
  婶婶其实听到萤丸的时候就彻底醒了,虽然他现在更加清醒了,还有点想回到昨晚,然后去拍死那个下命令的自己。

  “总之,一期尼你先出去吧,我先换下衣服。”
  
     一期看婶婶已经醒得差不多了说道:
  
  “是,那我就先去准备了”
 
   “恩,去吧去吧ヾ(^。^*)”
 
   一期走了没多久,婶婶突然发现,自己好像不会穿这件和服,这时再喊一期回来好像有点不合适啊。
 
   正想着要如何是好,就在婶婶死心决定去喊一期的时候拉门声突然响起,迎面走来了一位桔色长发的少女。
 
  “主殿在嘛~诶?”乱看了看婶婶笑到“您再这样墨迹,萤丸就要进来了哦~”
  
  不,萤丸已经进来了。
  
  “主殿,是萤丸让乱来帮你穿和服的哦~”

    “所以开心嘛?”

     “恩!恩!”
  
   婶婶内心颇为感动就差拜倒在萤丸小天使的短裤下了ヾ(^。^*)喂,其实已经拜倒了吧!
  
  “恩,终于穿好了,果然很合适哦~”目睹所有过程的乱打断了婶婶的痴汉。
 “ 唉~唉~明明主殿以前也这么对过我呢!为什么现在只有萤丸了呢?”
  “哪有,我一直这样的,咳咳,恩,反正衣服也穿好了,我就先去找一期。”婶婶心虚道。
  “萤丸跟我一起嘛?”
  “好啊,主殿”
  “要是因为一期哥的话,他现在不是不在嘛~”乱看了看岔开话题的婶说到。
 “ 咳咳,跟一期没关系,就是… 哎呀快来不及了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婶婶就落荒而逃了。
  

花絮丶紫藤萝

莲君:

早以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被时间泯灭的故事,谁也不再提起......
  “神,我日日夜夜求一段佳缘,我无时无刻不在求一段情愿,若你能聆听的到,那就赐给我一段情缘可好?''一个美丽的女子恳请仙界的红衣月老给女子一段情。
  日日夜夜,不曾间断,感动了月老.....
        “你日日夜夜的请求打动了我,我决定赐你一段情缘,望珍惜。明日,你便去你们村子后的那片幽林中,会出现以为白衣男子,那便是你的情缘。”月老说完,便在女子梦中化作一缕青烟。
  次日,天还未亮,女子便急忙去了那片幽林中.......
  东方的旭日冉冉升起,后越过了头顶,终沉入地平线......
  “为何?为何白衣男子还未到来?莫不是不会再来了?等等,再等等吧......”女子喃喃道。
  兴许是害怕了,却又不想放弃这次的良机。女子焦急地张望着,殊不知被一条毒蛇盯上了。“啊!”毒蛇猛的一咬女子的脚踝。
  女子瞧自己等不到白衣男子,正要起身回去,忽的脚踝一阵钻心的疼,恐怕家也难回。不禁害怕了,幽林中不时传来风掠过树叶的“沙沙”声。就在女子感到绝望无助时,一袭白袍映入眼帘。
  白衣男子面若中秋之月,如春晓之花,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面如桃瓣,目若秋波,似是仙人。
  女子看了,便知她等的就是他!女子惊喜的呼救“公子,我不慎被这林中的蛇所咬伤,公子可否帮我?”
  白衣男子一听,便不住回头,四目相对。他知道自己爱上了女子,或许这便是上天注定的罢?
  白衣男子走到女子身旁,蹲下,微凉的薄唇附上女子被咬伤的地方。女子一惊,俏丽的面庞浮现了殷红“公...公子,我.....”
  白衣男子微微抬头,看着女子。他们从对方的眸子中瞧见了自己,终还是女子娇羞的移开了视线,白衣男子轻笑,将自己的白袍撕下碎布,将女子脚踝缠好“天色已晚,我送你回去可好?”白衣男子道。“嗯......有劳公子了。”
  次日,白衣男子拜访女子家中。
  “先下去吧,娘和爹来和这位公子谈谈。”
  “公子,可是哪里人?可考了状元?”女子的父亲道。
  “小婿乃东村的一户平常人家,目前还未贮够盘缠 ,但我定会考取功名!岳父大.......”
  “我何时同意这门亲事了?你可莫要乱攀亲戚了。”
  女子本是在后听着,听到父母亲并未同意,不忍“爹!娘!女儿和他是真心相爱,求爹娘成全!”
  “够了,他一个贫苦人家,功名也不曾取得!你跟着他不是受苦么?我不同意!”
  无论女子和白衣男子怎么恳求,父母也不答应。女子的父母不顾她的反对将她许配于他人,并订好婚事。
  绝崖上,飒飒寒风。绝色女子依偎在白衣男子怀中。
  “为何,为何?我明明是那么爱你,为何还要与你分开。我.....”女子在白衣男子怀中哭着,明日,明日她就是他人的妻了......
  “我也不想与你分开,我望日日为你绾发描眉,执子之手,白头偕老......”他不曾爱过一个女子,直到遇见了他.....或许这便是一见钟情罢?
  “我宁死!也不愿成嫁他人!我爱你,即使海枯石烂,我依爱你!”说罢,离开了白衣男子的怀抱,纵身一跃,坠如万丈深渊。男子见到也不曾想过便随着女子身影坠入悬崖:你不在世上,我活着又怎样?只为与你在一起,你要死,我陪你!
  两个相爱的人双双跳崖殉情。后,他们殉情的悬崖边上长处了一棵树,那树上竟缠着一棵藤,并开出朵朵花坠。紫中带篮,灿若云霞。
  后人称此花为紫藤花,紫藤花需缠树而生,独自不能存活,便传,紫藤便是女子的化身,树则是男白衣子的化身。
  紫藤为情而生,无爱而亡......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花絮丶紫藤萝~end

enmmmm精辟

楠钗:

我最佩服的双向暗恋,就是花怜,好好的1v1硬生生的弹出了四角恋的味道。。。

元宵节往昔

这是我在这个大号上度过的第二个元宵节,记得去年我带着我的大号,为了刀剑乱舞入了坑,那时候我还在学校,现在我也是一周年的审神者了呢٩( 'ω' )و 。为来年,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

从大照壁,一路向西,路经菩提大道,观九龙灌浴,远看降魔浮雕,近观阿育王柱,抚灵山佛手,见百子戏弥勒,拜过祥符禅寺,灵山佛下红烛尽,紫烟香火冉冉升。

我还是希望老父亲是个好人,还有这是在考验爱情了吧。。。。。窝立个小旗子,怜怜没有暗语花花还是回来救他,但是仅仅是因为想怜怜了。

我的君吾老父亲啊啊啊啊,我奶他一口是被白五香假扮了,顺便奶一口国师好人。

吓得落荒而逃的怜怜~( ̄▽ ̄~)~好甜啊。@

我的逆天神器,居然出现了日本刀_(:з」∠)_有种满足了我,想看中国刀剑和日本刀剑对打的愿望_(:з」∠)_但是泰阿的主人居然不知道他的历史_(:з」∠)_满满的尴尬啊。
还有,这个宗三好萌啊(๑>؂<๑),好想养一个。